首頁 河大新聞網 文藝園地 正文

麥子的香味

“爸爸,錄取通知書拿來了!”還沒到家門口,我就急切地朝父親喊。此時的院子里,昨晚剛割回家的麥子,正躺在陽光下曬著太陽。微風吹起,麥子的香味在整個庭院彌漫。

烈日下,皮膚曬得黢黑的父親光著膀子,正在用木锨揚起顆粒飽滿的麥子。聽到我的叫喊,父親立馬放下手里的活兒跑過來。他像一個看到糖豆的孩子,嘴角樂開了花。我停下電動車,從書包里拿出錄取通知書遞給父親。出乎我的意料,父親并沒有立即去接錄取通知書,而是先用肩上的毛巾抹去手上的汗水。

五十多歲的父親蹲在大門前的老槐樹下喘著粗氣,雙手捧起鮮紅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仔細端詳,兩眼不停地望著,生怕院子里飛起的麥芒濺到上面。

至今還清晰記得去年畢業前的晚上,我在電話里告訴父親畢業后不找工作了,準備留??佳?。電話那頭并沒有立即傳來父親說話,但我可以清晰地聽到他的喘氣聲。

為了能夠湊夠我們兄妹三人讀書的學費和生活費,勞累的父親每天在凌晨四點就要去附近的屠宰場工作,長時間的潮濕環境,早已讓他的雙手腫脹發白。在我打電話的時候,父親剛剛下班。

過了好一會兒,電話那頭終于傳來了父親的聲音:“生活費我來解決,你安心學習吧!”父親的聲音略顯沙啞,我聽在心里很不是滋味。父親這句話跟隨了我整整一年,每當我為了考研的艱辛而厭學時就會想起,以此來激勵自己繼續努力學習。

就這樣,本科畢業典禮結束后我沒有立刻回家,一頭扎進圖書館里,準備考研。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在圖書館前排隊學習,到了深夜12點才能回到陰暗潮濕的出租屋里。凌晨5點跑在學校西門那條泥濘的小路上,經常摔的四腳朝天,雨水、汗水、淚水和泥水,交織在一起……晚上望著天空中一眨一眨的星星,摸一摸癟掉的肚子,心里總會嘀咕:“好想吃一個雞蛋餅,再加三個雞蛋。”可一想到父親腫脹發白的手,還是舍不得。就這樣堅持了186天,等到年關來臨時才買票回家見父親。

父親把錄取通知書捧在手心仔細端詳了將近半個小時才站起來。他把錄取通知書小心地交到我的手里,低聲對我說:“毛小子,讀研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學,以后不要像我這樣干粗活累活了!”

父親再次走進院子,滿是皺紋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,他雙手捧起地上金燦燦的麥子,輕輕放到鼻前猛吸一口氣,我也學著他的樣子捧起麥子聞,一股清新淡雅的味道涌入心肺。

0

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

Copyright 2009-2011 news.hb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Best view 1440*900

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,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

冀ICP備05007415號

广东11先5走势图一定牛